女性时尚和娱乐资讯网站

赵今麦《度华年》开播、包上恩新版黄蓉引争议,一批00花开始“上

发布时间:2024-07-01 09:02:02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搜狐娱乐专稿(林真心/文)又有一批00后小花上桌。

近期,《墨雨云间》里2008年出生的艾米、2000年出生的赵晴、《狐妖小红娘·月红篇》里2000年出生的胡连馨,以及《金庸武侠世界》里2002年出生的包上恩,都收获了不同程度的关注。

而在此之前,张子枫、文淇、赵今麦、刘浩存等都已在大银幕崭露头角。同时,她们也并未放弃小荧幕。赵今麦的古偶《度华年》已开播,刘浩存的《陷入我们的热恋》正在拍摄中。

市场需要后浪、平台绑定新生代,内娱永远在“押注”下一个风口。随着越来越多新鲜面孔闯入大众视线,新生代的“鲶鱼效应”也开始发挥作用。

新面孔

今年以来,00后小花的存在感整体提升。

有人“有效播剧”、有人“资源升级”、有人“讨论度飙升”。

第一类以赵今麦、刘浩存为代表。积攒了一定知名度后,在2024年有影视作品播出,又在热度口碑上有所收获。

闯荡影视剧的刘浩存,交出了第一份作业——现偶《脱轨》,虽然热度平平,但口碑向好。

赵今麦搭档张凌赫的古偶《度华年》,也是童星出身的她首次担纲古偶女主角,目前播出平台热度已破万。

第二类以王影璐、孙珍妮、庄达菲为代表,出演的影视作品播出后有一定的声量,本人的知名度、影视资源也得到了明显的提升。

《异人之下》里的宝儿姐王影璐,刚官宣搭档陈飞宇主演古偶《献鱼》,又迎来了和于适的《欢迎来到我身边》,拍摄第一部古偶女主的同时,还陷入了“疑似轧戏《异人之下2》”的风波。

孙珍妮在《长月烬明》凭借一句打工人心声台词出圈,剧集收官后顺利进组《千朵桃花一世开》,从女三号晋升为古偶女主。

庄达菲两部电影《年会不能停!》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》先后上映,又拍摄了徐克执导并编剧、肖战主演的古装武侠电影《射雕英雄传:侠之大者》的女一号。

第三类则以向涵之、胡连馨、赵晴为代表。虽然没有主演作品播出,配角角色水花平平,但她们周身围绕的话题度丝毫不逊于其他00花。

向涵之今年仅有一部《少年巴比伦》播出,至今仍未开分。但因为她的名字先后与两部热门剧集《星汉灿烂》《墨雨云间》男主演吴磊、王星越相关联,被网友称为“CP刺客”,在非宣传期多次因“疑似恋情”登上高位热搜。

胡连馨参演的《不可告人》《狐妖小红娘·月红篇》都于今年播出,但她在两部剧中都处在五番的位置。角色和作品带来的声量,远不及网友给她贴上的“恋爱脑”标签。

赵晴在老板于正的关照下,从籍籍无名的小演员一跃成为自带话题的演艺新人,虽然剧中表现屡遭审视,在《墨雨云间》中也仅是“换脸”出演,但“于正力捧”四个字,就意味着她从此不缺话题和争议。

“00花的影视资源的确变多了。大概是从去年开始,行业全都扎堆拍古偶,给一大批00花提供了就业机会。”某平台制片人何荣告诉搜狐娱乐。

除了制片人,艺人宣传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变化。

负责某00花的艺宣Wendy觉得,00花是在不同类型、不同赛道中杀了出来。“很明显,00花选择的是更凸显演技、剧集内容更硬的类型,像悬疑、文艺、或有社会议题性的剧集。张子枫、文淇,都是这样的路子。”

另一位资深艺宣苏希则认为,不以番位为先的00花,是在一个个配角的积累下,慢慢站到观众能看到的位置。“前辈们在娱乐圈有资历,有代表作,当然在合作年轻艺人的时候想要去争番位,这个也不是不能理解。但据我了解,很多00花其实也能拿到女主剧,还是有很多都选择了在大体量大制作中露脸。”

从这两种观点中,不难总结00花的上桌原因:对外,市场有需要、有空缺;对内,她们有想法、能抓住机会。

市场需要00花

那么,当95花和00花正面竞争,谁会更占优势?

Wendy最近就遇到了类似的情况。

这阵子,她带的艺人小A正在接洽一个班底不错的项目,搭档流量演员、出演女主角。Wendy透露,有不少女艺人相中了这块“好饼”,其中就有一位小有名气的95花。

和前辈竞争的小A却并不慌张。据Wendy得到的消息,平台和制片人都更倾向于选择小A这位00花。

“因为角色设定是更年轻的,年纪这个客观事实摆在这里,很难去改变。”Wendy告诉搜狐娱乐,在这种情况下,95花和00花同看一个本子,00花在年纪上会更占优势。

(图文无关)

“不是我吹牛,反正已经八九不离十了,等官宣了网友又会说我们要‘飞升’了。”Wendy说。

看似只是一桩业内笑谈,但细究起来,其中透露了新的市场风向。

对精品化的追求,让市场更注重内容。

视频平台主张降本增效,从上游着手开始提高话语权,以期尽可能降低成本,完成精品化内容的建设。这样的良性内卷,已经细化到了对选角的把控。

“首先是角色适配度,其次是预算,选角主要靠这两方面确定。”制片人阿伦说。

从角色适配度来看,迈向轻熟的95花已经不是偶像剧的最佳选择了。除了头部的95花,更年轻的00花,更能满足市场的需求。

“娱乐圈的更新迭代基本上都是从20出头这个年纪开始的,我觉得现在00花正是开始进入大众视野的阶段,适龄的角色最多。”制片人阿伦说。

而考虑到片酬,大部分00花性价比更是突出。

“很多项目都敲不到双流量,在做不到‘双强’的情况下,只能向下兼容,找一个不争番位的小花。”资深业内Adam举例,孙珍妮搭档张彬彬出演《千朵桃花一世开》的二番女主,就是一个例子。

某00花在最初拍摄平台某S级项目时,就已经签订了协议,约定每年必须拍一部该平台出品的剧集,并且在一定年限内不管片酬如何涨价,都要对该平台维持新人时期的报价。

“从几大平台着手培养自己的艺人开始,艺人和平台之间产生了深度的合约和绑定,大IP、好资源就落到了相较而言话语权更小、更‘听平台话’的00花头上。”制片人阿隼说。

平台看中新生代艺人的潜力,利用资源置换绑定新人,打开“降本”的新路径,这一点,我们此前也在《平台选角“生意经”》一文中作出讨论。

总之,成熟的市场需要真正的好内容,行业在回归内容的过程中趋于理性,平台也在制片选角业务的链条上打开新的利益空间,00花因此获得了更多的机会。

“鲶鱼”效应

那么,00花的崛起会对前浪们造成影响吗?

在部分人眼中,答案是“必然”。

苏希告诉搜狐娱乐,最受影响的是“中游小花”们。“很多90花一直没能出来,扛不起大旗,倒是很多00花,拿过电影奖项,演技受到认可,想在小荧幕这块续上也不难。”

另一项依据是近些年内娱的“上桌”情况。

资深业内珂珂认为,从这两年的‘上桌’现象来看,很多00花想更进一步,不一定非要靠主扛大爆剧,只要配角演绎得足够出彩,也是可以成功“上桌吃饭分蛋糕”的。“上桌的标准之一就是血雨腥风的讨论度,有争议才能说明有人关注。”

但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,00花们的对内影响力还只是充当“鲶鱼”。

“目前00花格局还是一盘散沙,头部小花大多扎根在电影方面,作品曝光度和粉圈讨论度较低;上升期小花虽然影视资源变多了,但基本都是男主的二番女主,工具人属性太强。”珂珂说。

的确,头部00花起点颇高,虽然迅速打响知名度,达到了“平地起高楼”的效果,但她们因为学业、年龄和曝光的关系,后续成长线都不够完整。

以文淇为例,《血观音》《嘉年华》助她斩获金马奖最佳女配,又提名最佳女主,大银幕上的演技备受赞许。

转战小荧幕后,搭档流量王俊凯的《天坑鹰猎》播出效果并不惊艳,都市题材的《生活家》水花平平,两部科幻悬疑剧《致命愿望》《仿生人间》均被吐槽,前者豆瓣4.0分,后者在陈正道导演的发挥下过了及格线,拿到6.3分。

由此看来,文淇的“成长线”是比较模糊的。

靠大银幕角色立身后,在更贴近大众的影视剧集中,她的存在更像是流量主演剧的一个“演技保障”。

有奖项加持的文淇,圈内口碑不错,但缺乏大众层面上的出圈作品,也没有一部作品能够帮助她强力吸粉,走上流量之路。

既没有大众辨识度,又缺少忠实粉丝,这是绝大多数00花正面临的问题。

当然,年龄小意味着她们有更大的试错空间和机会,一切都是未来可期。

主动在微博之夜“求工作”的文淇,也依然被很多人看好。

今年,刘浩存、文淇官宣了新的电影作品《想飞的女孩》。虽然仅有简单的故事梗概,但两位新生代小花的气质和互动,让这个项目受到了许多网友的关注。

如果能通过这个作品挖掘出新的成长路径,文淇也能得到更大的加成。

值得关注的一点是,在探讨00花的时候,很多制片人都提到了“格局”。

内娱习惯以年龄划分代际,一代又一代的小花之间形成比较,每一代小花中又有梯队排布,横向纵向都逃不了“对比”。

在00花内部,张子枫和赵今麦国民度高,文淇有奖项,分不出伯仲,其他00花更是缺乏辨识度和记忆点,未到真正排名的时刻。

范围更大一些,85花之间至今仍硝烟四起,几乎“埋没”了非头部90花的星光。95花开始排位战,在影视、商务、时尚各方面发力,暗暗较劲。至于00花,还没那么快被大众熟悉。

“00花未来的发展会怎样,我觉得要回归代际来看。”在制片人阿隼看来,至少有一代立住了,才能谈下一代。

“我个人认为,现在连85花都还处在一个抢位厮杀的阶段,95花的形势也没有很明朗,00花只能作为预备役。”

不管怎么说,00花的上桌,也折射出行业发展的新趋势:“角色适配”比“有流量”更具说服力。

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